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赵步唐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玄色辨

2014-09-11 15:06:2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赵步唐
A-A+

  《周礼·考工记》曾记载:“画缋之事,杂五色:东方谓之青,南方谓之赤,西方谓之白,北方谓之黑,天谓之玄,地谓之黄”。这是中国最早的色彩理论,是以阴阳五行说为理论基础推演形成的。五色指红、黄、蓝、白、黑,而这里提到的玄色应该如何理解?是研究传统色彩理论中一个值得考究的问题。

  玄色泛指黑色,但其确切的概念不是黑色,而是青黑中透红,又称天青色。西晋张协在《七命》文中,描写“天骥之骏”的眼睛是“眸间黑照,玄彩绀发”。“绀”便是青中透红的意思,比较确切地表达了玄彩的概念。

  墨分五彩,焦、浓、重、淡、轻,从概念看,是一种色彩的浓淡层次变化,为何是五彩呢?从实践经验看,是指焦、浓、重、淡、轻的相互浸破和对比后产生的效果。中国画使用的墨,由于制作上的原因,其色泽有偏冷或偏暖的差别,明代陈继儒把墨分为五等,他说:“试墨磨一缕如线,而鉴其光,紫光为上,黑光次之,青光又次之,白光为下,黯白无光或有云霞气为下之下者”。这里所指的紫、黑、青、白等光泽的呈现,说明墨并非单纯黑色,而有冷暖之分。色的光华为彩,经水参破,其偏冷偏暖光华即可看出,加以浓浓浸破,对比欲加明显。实践证明,浓墨与淡墨相对比,浓呈冷淡呈暖,淡墨与轻墨相对比,淡呈暖轻呈冷,焦墨与浓墨相对比,焦呈暖浓呈冷。可见,中国画的“墨分五彩”说,不只是简单的层次变化,还具有冷暖气象的对比作用,因此,墨加黄呈现绿色气象,加赭呈现土红色气象,加红呈现紫色气象等。宋代赵孟坚曾说:“浓写花枝淡写梢,鳞皴老干墨微焦”。花、梢、干不仅质不同而且色不同,皆以墨的焦、浓、重、淡、轻表达出来。龚贤也曾说:“淡墨种种,愈淡愈鲜,望之若有五色”。都是很有体会的说法。

  在《周礼·考工记》的色彩概念里,黑与玄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其区别是玄可分出彩来,而黑色只是单纯的黑,中国画使用的墨能分五彩,具有偏冷偏暖的色泽,确切的色彩概念,应当是玄色。

  墨在不断改进发展的制作工艺中形成玄彩。《述古书法纂》记载:“刑夷始制墨,字从黑土,煤烟所成,土之类也”。邢夷是周宣王时人,去今两千七百余年。据出土文物鉴明,墨的运用,更早见于新石器时期的陶器花纹上。当时的墨的确是“煤烟所成,土之类也”,谈不上分彩,只是黑、灰而已。

  秦汉之后,制墨大兴,汉代的“隃糜墨”名噪一时(“隃糜”陕西千阳的古地名)。魏晋时期,一些书法家自己制墨,大书家韦诞就是一位制墨高手,当时就有“仲将(韦诞字仲将)之墨,一点如漆”的传说。唐代,以上党松烟墨著称,诗人李白曾写到:“上党结松烟,夷陵丹砂末。兰麝凝珍墨,精光乃堪掇”。诗中披露,唐代的上党松烟墨中,已兑入丹砂、兰麝等成分。到了五代,随着政权南移,制墨业南迁,出现了徽墨时代,以李廷圭墨盛名冠极,乃至宋代,文人们仍以能得李廷圭墨为宝贵。穆孝先、莅会明二先生所著《中国安徽文房四宝》一书中,记述了李廷圭墨的传方:“松烟一斤之中,用珍珠三两,玉屑龙脑各一两,同时和以生漆,捣十万杵”。足以证明,宋代以前的墨,主要是松、漆烟墨,这两类墨的共同特点是黝黑如漆,黑而精光。也能分出彩来,但不及后来的油烟墨分的丰富多彩。宋代后,以水墨为主的中国画,进入大发展阶段,制墨业也出现了以桐油烟为原料的新墨品种,据记载,熙宁、元丰年间的一位墨工张遇,以油烟入脑麝、金泊制成名为《龙香剂》的墨淀。到了元代,墨工陶得和,以专制油烟墨享有盛名。曾得到元四家之一的大画家倪云林,作七绝二首赞颂:

  麝角万杵捣玄霜,

  螺制初成龙井藏。

  悟得廷珪张遇法,

  古松烟铀色苍苍。

  桐花烟出潘衡后,

  依旧升龙柳枝瘦,

  请看陶法妙非常,

  一点浓云琼楮透。

  这两首诗既赞美了陶法对于前辈墨家李廷圭、张遇、潘衡等人技艺的继承和发扬,又赞誉了其墨色的苍郁浓厚,玄彩可透琼楮。

  南宋以后,文人画大兴,至元代,在用墨方法上出现了重要的变革,元四家以淡墨为主,浓墨参破的用墨法,是这个变革中一个重要特征,这与油烟墨的制作使用有着密切的关系。油烟墨的最大特点就是墨彩层次多,尤其淡墨。“愈淡愈鲜,望之若有五色”。油烟墨的制作,对于中国画的发展有着极重要的贡献。明清以后,油烟墨的制作大为兴盛,《小道士墨》、《玄霜墨》、《五百斤油墨》、《玄元灵气墨》、《九玄三极墨》、《玄精大圆墨》、《天琛墨》、《地球墨》等,都是极负盛名的好墨。从墨名上也可以看到“玄”以成为墨彩品级的标志。当然,在这一时期,仍有以松烟、漆烟制的墨,黑而精光,适于书法应用。绘画上可以配合油烟墨使用,因其黑,适于点睛、画黑羽毛、点苔等使用。而这些墨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能作到“寂光内蕴,神彩坚持”。所以,一些古代绘画保存至今,仍然墨彩光华不变,足以看到当时墨淀质量的优秀。

  在长期的实践中证明,墨色在中国画中起到了使色挺得住,立得起的骨气作用,在各种鲜色并用,产生不协调现象的情况下,用墨线勾勒,则可以中和协调各色关系,达到谐和。在浅绛法中,更是以“墨分五彩”的理论为前提,用墨画充分以后,适当用淡赭、淡花青补充一些色彩气象。至于“没骨画法”,长期被误解为不用黑线勾勒的画法,因为墨线被解释为“骨法用笔”。但在以没骨法著称的恽南田等人的画里,不仅用了线,而且用的是墨线,那么,上述解释便难以使人信服了。如果用墨为色之骨的观念解释,没骨法就是以色为主的画法,也有时用少许墨,只是作为玄色去应用。也有用线,但已无所谓“骨法”,只是在主要以色点渍成形的情况下,对形作某种勾提补充。

  墨是玄色,具有五色之骨的作用,这个观念,在中国画色彩中,有着重要意义。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赵步唐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