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赵步唐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 盘坐于世

——有关赵步唐

2014-09-11 15:41:1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赵渝
A-A+

  面对资本市场的细分,许多艺术家都选择风格化的面具,进而盘据一方可以上风上水的领地。但赵步唐没有如此。他选择盘坐而不是盘据。较之盘据,盘坐一方面显得悠闲而又随意,一如云游的僧人;另一方面,它又考较定力,让人远离中心独自思索。由于这两方面的原因,书画俱佳的赵步唐便在不无热闹的长安画坛有了冷寂的形象。

  “冷寂”意味着边缘。而这又极有可能是赵步唐的一种有意为之——以一种边缘的身份退守内心。其实,作为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的正牌教授,退休之前,赵步唐也在“中心”。教师的担当精神促使他必须在第一线,也正是在国画系任教期间,他完成了巨幅山水《终南秀色》。这幅画至今还挂在西安美术学院的圆厅会议室。

  秦岭的苍茫、浑厚一直是陕西画家孜孜以求的审美境界,陕西的崔振宽、赵振川也正是在这一审美维度上创下了自己的品牌。然而,苍茫之后的秀润一维在范宽之后渐渐隐在了雄伟、雄浑等品牌的后面。至少,在对于秦岭的理解上,当代许多画家少了“秀”的审美维度。那么,古人眼里的终南山又是何等形象?唐代祖咏在《终南山望余雪》一诗中写到:“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其中的第一句竟是“终南阴岭秀”。由此可见,秦岭的“秀”至少在唐朝就被发现了。如何回到秦岭的“秀”?赵步唐似乎不加思索地选择了古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认知方式,这种看似复古的认知方式却为赵步唐的创作提供了新鲜的生命气象。

  当今,文人画创作中的复古倾向不可谓不重。但由于文化审美维度上内在认知的欠缺,众多标榜文人画创作的艺术家所作的文人画多得只是传统文人画的笔墨形式,少得却是传统文人画内在的精神深度。赵步唐吃准了这一点。他从自然,更从人文精神的深度探究秦岭的秀美。必须指出的是,在他的探究中,并不缺少大山大水的苍古之境,但其艺术创作的着力点还是一个“秀”字,套用古人话说,便是怎一个“秀”字了得。这是赵步唐艺术创作非常突出的一个特点。也正是在这一点上,赵步唐的山水在讲求雄浑的长安画坛有了别样的意义。

  任何一位讲求精神深度的艺术家都是自视甚高的。即使不是目空千古,也是目无时潮之俗滥。基于此,赵步唐的创作便很少时人的影子。他只是在自己的画室里思接千古。而赵步唐的创作也正是在这里又凸显出了第二个特点:自恋或说自傲以及由此而来的洋洋得意。美国作家罗伯特·罗威尔说:“除了信仰之外,诗只讲求自足完整的政治立场,宗教立场不能使一首诗变好。如果诗中能用上政治、神学、园艺或其他东西,这当然不错。但是,这些东西本身不足以产生诗。”某种意义上说,赵步唐就是这样的诗人,他信仰的首先是自己,其次才是其他。如果我们能在笔墨、画面中读出些许的自得,读出包裹在儒雅中的自傲,那就说明我们正在接近赵步唐的创作,接近他的孤冷其外,火热其内。

  从方法论的角度看,孤冷其外,火热其内的赵步唐一以贯之的强调才气、格调、功力。他从才性入手,讲究风骨的意味。然而,无论才性,还是风骨,都牵扯到“养”这个字,养笔养墨,养心养德。由于生活节奏的加快,一些急功近利的艺术家往往把笔墨没有养熟就弄到纸上去了。当然,他们似乎也没有办法,因为画商就在画案前等着。这也是当下画坛浮燥成风的一个原因。针对这一点,赵步唐首先让自己的创作慢下来,在慢的节奏中,一点儿一点儿地养其心志,也一点儿一点儿展其心志。如此养法,使得赵步唐的作品不是很多。可是,也正是在这不是很多的作品里里,赵步唐的创作在根系上回到了“诗言志”的大本营。在这个大本营里,赵步唐亮出了秀拔的审美品牌。

  为什么要说“秀拔”?因为在中国山水画史中,董、巨之淡墨轻岚俨然成了秀润的代名词。江南画家也在他们之后很少逸出这一框架。即使衍生出荒寒,萧疏之境,也是在秀润的审美理路上。赵步唐也讲求“秀”,但其强调“秀拔”。“秀拔”较之“秀润”,虽然只是一字之易,却把江南的秀色与北方的雄伟有机也是有效地结合在一起。也正是在这一点上,赵步唐在风骨的追求中又回到了南北宗山水画的发源地。

  我们知道,中国山水画史上的“南宗”与“北宗”的发源地都是秦岭。而赵的创作并不刻意区分南北,他只是在创作中回到源头,回到水的上游。诗人说,水只在水的上游活着,虽然我已经用此语评述过其他艺术家的艺术创作,但在这里,我还想再用一次。

  王小妮说:“让我安详盘坐一世/独自经历/一些细微的乱的时候。”同样是安详,同样是盘坐,但赵步唐拿着既是传统也是自己的根的功力与学养,独自经历世之浮华却又从不心动。他强调功力,强调笔墨,强调学养,强调心志。在气象苍茫雄浑的巍巍秦岭中,独自拎出“秀拔”的审美境界,使得自己的艺术创作有了山高水长的艺术风范。说到这里,我必须要谈论赵先生的新书《山高水长》。这本新近出版的画册只收录了先生的三幅长卷。以三幅画而成书,足见其自信。在这本名为《山高水长》的画册中,你可以读到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所有元素,但我首先看到的是独自盘坐的风度。所谓“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亦不过如此吧。鉴于此,我不想从技术上过多评价先生的这本呕心之作,我只想用诗人的诗句完成我对先生以及其著述的艺术想象并结束本文:

  独自

  穿过喧嚣的街市

  世上唯我

  心静如月

文/赵渝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赵步唐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